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席宏斌博客

http://xhb116688.blog.163.com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席宏斌,人文作家, 文化学者, 资深媒体人士,祖籍山西,毕业于天津大学。先后发表过各类新闻作品、文学专著四百五十万字,对历史学、社会学、心理学抱有浓厚的兴趣。 著有《高雅艺术向我们走来》、《东山再起史玉柱》、《国运——古今中外的开国六十年》、《谁来决定你的命运?》、《关键是解决问题》、《中国公元2009》。联系方式:Email: xhb116688@163.com 凤凰网博客:http://blog.ifeng.com/5310733.html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全行业95%都在赔,独他34年无亏损,年净利数十亿,凭啥?  

2017-01-11 14:57:52|  分类: 企业有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全行业95都在赔,独他34年无亏损,年净利数十亿,凭啥? - 席宏斌 - 席宏斌博客

 

全行业95都在赔,独他34年无亏损,年净利数十亿,凭啥? - 席宏斌 - 席宏斌博客


2007年一吨2万8,2015年初跌到1万。


行业如此凶险,这家企业仍在2015年实现营收700亿,净利达两位数,成为行业世界竞争力冠军。


作为掌门人,34年间,刘永行从不提做大,也不提做强,只和两个字死磕:效率。“只有追求效率没有任何副作用”。


近日,正和岛高级合伙人贾林男、首席摄影师黄庆军与刘永行一起在现场工作3天,留下10万字速记和上百张照片。这篇8000字原创,如果你用心读完,会找到实业寒冬中获得持续成长的那把金钥匙。


“到底是你太厉害,还是同行太羸弱?”


实业苦,可这个行业才真是凶险:它早早被贴上“去产能”标签,95%的企业都在赔、赔、赔;2007年一吨铝价2万8,2015年初跌到1万,哪里是“腰斩”,简直是“剃头”!

而这家企业在34年里,不管出现什么困难,集团层面没有出现过哪怕一个月的亏损;2015年仍实现营收700亿,净利达两位数,尤其净利,如果你稍微了解下这个行业,你的惊讶程度应该不亚于华为2016年取得5200亿营收;

但这家企业从不提做大,也不提做强,连续400多个月从未亏损也很少说起,当别人都在追逐大数据时,这家企业要拥有全世界最发达的“小数据”。

这家企业只和两个字死磕:效率。3年前,它电解铝的年人均劳动效率做到500吨,距加拿大铝业一步之遥,今年达到650吨,终于成为世界冠军。

刘永行和他的东方希望集团,是中国商界一个低调的传奇。

有人说,刘永行的法门是“成本”,没那么复杂,用刘永行自己的话说“我是董事长,我是抓小事的”,各种损耗一分一厘地算,电耗一度一度地降,降到全球竞争力第一。可人的主观能动性有那么大吗?世上很多事,如果不能因势利导,难免碰壁的。

还有人说,刘永行的法门是“顺应大自然”,说他受《道德经》启发,比如把工厂建到新疆去,顺应大自然的规律,大自然就会奖励你。可成天研究《道德经》的企业家多了,有多少把企业提升几个段位?

总之这些回答满足不了我的好奇心:以东方希望晋中氧化铝厂为例,为什么东方希望7个月建成,西方500强公司要用5年?到底是你刘永行和东方希望太厉害,还是同行太羸弱?

百闻不如一见。12月13日到15日,我们随刘永行在新疆、山西一起工作了3天,光整理出的访问记录超过10万字。如果你问我东方希望成为行业先锋的那把“钥匙”到底是什么,想来想去,我脑子里冒出刘永行在新疆希铝基地开会时提出的“屠呦呦之问”:

屠呦呦怎么获得诺贝尔奖的?

刘永行讲,文革期间,我国南方很多人感染疟疾,当时西方封锁我们,药进不来,国家就组织一批人自主研究,从中医中药中找解决方案。屠呦呦领手了这个任务,她首先翻中医典籍,里面找到一条灵感,说古代曾有医生用青蒿榨汁治好了疟疾,她如获至宝,但按中医方子自己上手一熬,不灵,后来她改用中医的灵感,西医的方法,下功夫低温萃取,最终把药理搞清楚,提炼出青蒿素,获得了中国第一个自然科学诺贝尔奖。

“向屠呦呦学习,中学为体,西学为用;用中学制定企业战略,用西学狠抓细节管理;如果这样做,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大事。”刘永行说。



善阵者不战:谁能比子弹跑得快?


这是围棋棋书《烂柯经》中的一句话。讲的是布局为先,一场仗没开打就能占得先机,就赢定了。学习刘永行,首先要学习他在战略选择上的与众不同。

走进山西灵石县的晋中铝业就发现不同,重化工业选址惯例是找一片,或炸出一大片平整的土地,让各组重型装备有个落脚的地方,可晋中铝业却建在黄土高坡的山沟沟里,很巧妙地依山势而建,光这一个决策省去挖土方、工程搬运多少成本?2个亿!东方希望晋中铝业总经理刘衍顺告诉我,晋中铝业的规划,刘永行亲自参加,前前后后一共优化了67个版本,吨均占地面积只有0.1平方米。


 整个晋中铝业,几乎全部依原始地貌而建,遇到山坡怎么办?刘永行:“拜山神”的心态,退它几米、十米又何妨!


在刘永行看来,征服大自然的念头狂妄至极:“大自然是神圣不可侵犯的,亿万年形成的地貌,自有他的道理。你要战天斗地,你斗吧,大自然不在乎你,他力量太伟大了,他早晚会荡平你。所以我们要敬畏、谦卑、退让大自然。”

为什么很多氧化铝厂一年亏一二十个亿,东方希望晋中铝业一期今年投产今年就能有超过1个亿的净利润?我有了点领悟,竞争力是“自然”产生的:

整个晋中铝业,几乎全部依原始地貌而建,利用山势的多维斜度,势能转为动能,矿浆随管道顺势而“下”,在东方希望三门峡氧化铝项目基础上又节约了20%的成本(三门峡项目本来能耗全世界最低)。

很多细节的设计也有意思。铝土矿的尾矿处理是氧化铝行业大痛点,铝土矿尾矿含水量高,易溃坝,东方希望把它们榨成湿度只有30%的不会流动的半干泥,然后把它平铺到山沟里,一来断了溃坝祸根,二来为将来种粮食、养猪搞出一片“试验田”。

新疆昌吉五彩湾基地,则在乌鲁木齐西北250公里的戈壁滩上拔地建起一座人类工业史上前所未有的“六谷丰登”工业城:首先用当地的超级“煤谷”——预测储量高达3900亿吨的准东煤田的煤发电,发电量明年可达三峡发电量一半;行业通常把煤或电运输到内地有铝土矿的地方生产电解铝,刘永行不,新疆就地建设配套电解铝厂及下游配套的铝深加工厂,“铝谷”在手刘永行还不善罢甘休,又投入建设年产12万吨的多晶硅“硅谷”(刘永行杀入多晶硅的故事,我会另文介绍),有了这“四谷”,产业集群效应已显现,接下来建“化工谷”,同样规模人家投700亿,东方希望分三期只需100亿,“生物谷”也是如此。

刘永行相信“物质不灭、能量守恒”,产业集群中,一个产业的废物就变成另一个产业的资源:“能量在哪里产生,就应该在哪里使用,能集中使用的,就不要发散。比如煤就在沙漠里,为什么要搬来搬去?就应该把资源、能源有序、多层次地利用,做出高附加值的东西再运出来”。

五彩湾基地什么特点?我的概括:既最“大”,又最“小”。大是指工业产值、工厂面积,小是指人均效率、能耗指标,新疆希铝已投建的电厂、铝厂、多晶硅厂,单项目产能均为各自行业世界第一“大”,可下面这些“小”才是杀手锏:人均效率最高、单位产能占地面积最小、单位投资最少、能耗最低,2万人厂区没有一滴污水外排……

 刘永行说,观念是第一生产力。


如果说屠呦呦在中医典籍中找到灵感,刘永行产业集群的战略则受中国文化“道法自然”的启发。东方希望的哲理观念有三句话:


“顺势却不随流;

明道而非常路;

习术要善修正。”


什么是势?移动互联网、工业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算吧?刘永行摇头:“社会上成天谈移动互联网,谈它干什么?我们从不争论,拿来用就行了”:“马家军——他笑称马云、马化腾为代表的新经济力量为“马家军”——给我们提供了‘战马’,他们是“御马监”是“弼马温”,我们用户是上帝,“骑”就行了,没必要一窝蜂似的都去‘养马’。”


“如何‘骑上马’不摔下来?”我追问。

刘永行给出四步:“摸清它的规律,找到自己所处的位置,研究如何利用这个规律,以及自己能提供哪些贡献,东方希望的定位就是成为世界一流的基础原材料提供商”。

在刘永行眼中,移动互联网这些一轮轮的商业热潮不是不重要,但它们只是“流”,是“常路”,而不是“势”,随流、走常路并不是错,但很难出头,好比非洲大草原上千军万马过河的角马,很多也能闯关,但只是因为鳄鱼没吃到你,过河为什么不能另辟蹊径?刘永行要顺什么“势”?顺大自然规律、科学规律、人文规律、经济规律。

刘永行有个耐人寻味的比喻:子弹打过来时,不要去躲子弹、挡子弹,而要比子弹跑得更快,甚至去抓子弹。

“谁能比子弹跑得快?”我问。

“导弹啊,我们的思想、观念也可以比子弹快”刘永行笑着说:“思想就可以是你的玩具,所以你就可以从容地研究它”。

说到子弹,重化工行业里的“明枪暗箭”可真不少,工业生产成千上万个指标,稍不留心就要命不说,这些年来国家治理环境,内地一些重化工项目被一纸文件叫停,找谁说理去?笔者有位钢铁业的企业家朋友今年就遭此一劫。

“你担不担心?”乌鲁木齐机场登机前,我问刘永行。

他爆发出爽朗的大笑:“我的参照系是大自然,在大自然的参照系上,就可以过滤很多现在看起来的‘变’”。

2002年刘永行决定做重工业前,一度首选在河北做钢铁,但最终放弃了,觉得河北人口太多,土地太金贵,而且做的人太多,应该避一避。”

“我以大自然规律做为决策的前提,我把厂建在距乌鲁木齐250公里外,周边100公里都是无人区的戈壁滩,而且资源组合那么好,对员工、社会、政府都好,怎么会拆呢?怎么可能出现“落后产能淘汰先进产能”的事呢?站在大自然高度看问题,企业家做企业的事,企业家拗不过政策,但我的决策依据不仅仅是政策,站在亿万年大自然规律的高度看现代化的一个个节点,相对来说,就可以以不变应万变。”

大-道-至-简!

战略决定命运。那一刻,我深深领略到一位杰出实业家的思想风采。


继续追问:刘永行指导战略的思想是怎么来的?我总结一条:一家企业的战略不能“进口”,只能“原创”。刘永行说:“战略怎么引得来呢?战略都是根据自己独特的东西而来,能引进的、能复制的只能是战术。”

刘永行认为,西方人厉害之处是方法论,中国人厉害之处是哲学。“中国人都是哲学家啊,什么叫哲学?制定战略的思想。哲学就是研究人和大自然、人和人、人和自己的关系,这点西方人不是中国人的对手。祖宗传给我们的东西,是势上的东西,是道上的东西,是制定战略的东西。”

辩证地看,重化工确实产能过剩,但市场经济就是过剩经济,你不做有人会做,抱怨诉苦没有用。既然行业不会被淘汰,就看谁做得好,在什么基础上做。刘永行读懂了大自然的暗示,在六谷丰登的基础上做产业集群,行业哀声一片,他和团队却乐在其中。

因此,如果中国企业想在全球竞争中脱颖而出,一定要在自己与众不同的禀赋里,在中国文化中寻找自己的根基、线索和灵感,洋务运动那几个字今天仍然很灵:要“中学为体”。

多说一句,战略制定需要占据企业家“专门”的时间吗?刘永行的法门是,战略要花很长的时间制定,一个重大决策在企业家脑子里不知要默默转多少年,内心问自己一千遍要不要做,但这花不了自己多少时间,企业家并不需要拿出单独的时间去制定战略。


他说战略具有长期性、格局性、趋势性、均势性,一个重大决定既然做了,就不要轻易摇摆,接下来就是花大量的时间一门心思追求“小数据”。



善战者不败:战略落地的两句法门


即使在铝价跌到“剃头”的去年,东方希望的年营收也达到700亿,净利润更是行业顶尖级,可这样一家企业,从不追求“做大”,也不追求“做强”,多年来一不并购同行,二不与友商合资建厂,我问,创业34年来集团层面无一月亏损,这样的纪录是不是你追求的目标?刘永行仍然摇头:“一切一切就是效率,那些都是结果,一味追求大、追求强、追求不允许有一个月的亏损,都可能带来副作用,只有追求效率没有副作用。”

天下生意大致可以分为两类,一类拼产品竞争力,比如苹果,你能不能做出独一无二的东西来;一类拼成本竞争力,或者效率竞争力,重化工就属此类,产品差异不大,市场上有公允价格,谁能在短期内把效率提高,把一切虚高的成本拧下来,消除一切形式的浪费,谁就冒出头。

刘永行就专注将东方希望做成全球重化行业“小数据”最发达的公司:单位产品对大自然的索取最少,水耗、电耗最少,占地最小,建设时间最短,投资最小,使用劳动力最少。“把事情化小就好解决”是刘永行坚定的信条。

 刘永行:“再难的事,把它看成小事;做小事时,把它看成天大的事。”


东方希望怎么做到效率行业冠军?我在现场观察三天,总结出两句话。

第一句是“中学为体,西学为用”。


关键是不能“中学为用”。

刘永行和新疆希铝干部开会,一上来就问数据:“今年整个电厂降本增效多少”?

“1.5个亿”。干部答。

“包头今年做了多少?”

“跟我们差不多。”


“但是,包头只有6台机组,你们有14台,数字差不多,这不正常。包头是连续几年每年降本增效达一两个亿,而你们现在还是以建设为中心做事情,真正的降本增效工作还没有开始。”

接着,投影上放出一张表格,这是东方希望“习术要善修正”的法宝:《标准循环》,上面不光有“标准指标(包括国际领先、国内领先、上月指标等)”、“本月指标”、“差距”,还有“差距号”、“追溯差距根源”和“对差距根源制定正确措施”等几列。背后的逻辑,就是“对照标准、测量现状、计算差距、追溯根源、制定正确措施、落实及时到位、优化循环改进”。

听取工作汇报时,刘永行发现因本月指标达到或高于标准指标,很多“追溯差距根源”那一栏空着。

“注意,这栏不能空,如果达到了我们的标准,就应该研究修订指标。完成是好事,但我们永远不能停下来,停下来就意味着落后。什么时候制定指标?责任人是谁?检查人是谁?完成时间是什么?这是一套工作计划,循环、测量、改进、研究、时间、责任等等,都要落实。”


还有干部汇报工作时,把“差距号”这一列去掉了。刘永行站了起来:

“这绝对不允许,发现差距,但不知道差距究竟在哪,就没法追根溯源,就没法讨论问题。” 

“我们很多人喜欢‘中学为体,中学为用’,灵活容易变成随意,这是不行的。中国人的理念是制定战略,是解决大问题的,而解决具体问题,要用西医西药的办法,不仅解决问题还要知道问题是如何解决的,具体是哪一味药发生了作用,不能混沌不清,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”。

“西方人以为他们的东西牛啊?在我这儿,西学就变成做小事的东西,围攻小事情。”刘永行问大家:“中国公司跟世界500强差在哪儿?是电解铝产量吗?差的就是做小事的精细度,就差这个东西。同样是电饭煲,西方就是小事情上做得比我们好,它就能赚大钱。”

刘永行认为,中国智慧要用在“做大事”,西方智慧要用在“做小事”。

“为什么我们往往做不成大事呢?”我说:“因为小事经常落不了地”。

“中国人都是战略家”,说着,刘永行从口袋里掏出一本便签,在一张纸上写出战略、战术、战役、战斗四个词,给我们阐释他的“战争论”:

“战略具有长期性、格局性、虚拟性,战术是方法,也是虚的。战略如何落到实处?要落实到大的战役上。战略指导战役,解放战争,毛泽东制定的战略就是三年解放全中国,辽沈、平津、淮海、渡江就是四大战役;东方希望的战略是产业集群,新疆、晋中、包头、三门峡、重庆、呼伦贝尔等就是几大战役,战役务求取胜,几个战役的胜利支持整个战略的成功。”

“战术如何落地,靠一场场战斗,战术指导战斗,战斗胜多败少,一场战役就成功了。战斗就是把每件事情做好,就是‘习术要善修正’。”

“所以奢谈战略、战术都没有用,我们用一系列多数战斗的成功集成实现战役的成功,战役的成功达成战略目标。”

第二句是“大题小做,小题大做”。

东方希望团队的一大特点是“外行领导内行”。刘永行告诉我,今天晋中氧化铝厂车间组以上干部,最早全都是做饲料的:当年三门峡氧化铝厂建厂时,外部聘请了几十位行业专家,但弄得一团糟,当时东方希望饲料板块正好精简了一批部门,就用调整下来的60多人替换了外聘专家,这群外行用3个月时间把专家没搞定的问题搞定了,而且做到所有指标行业最优。这60多人中的一部分,后来提拔成晋中氧化铝厂骨干。

这群人和刘永行一样,厉害之处就是分解问题。比如投资一个项目,别人投110亿,花三年,他们先问,能不能一年完成?节省两年,意味财务费用、折旧费用至少节约20亿,这两年每年再赚回20亿利润,变成投资50亿,相当于别人第三年刚投产东方希望已经基本赚回来了。

前文提到过,晋中工厂2015年9月1日动工,2016年7月投产,只用了7个月时间,如果按行业一般水平,要用5年。这么大的一个重化工项目,投产半年,当年净利超过1个亿,第二年净利预计8个亿。那个问题又冒出来:到底是刘永行和东方希望太厉害,还是同行太羸弱?

还原过程,7个月完工是刘永行定下的目标,这是跟当地政府保证过的,要命的事啊,刘衍顺们的钥匙是“大题小做”与“小题大做”交替使用。

首先是解剖问题,把任务落实到每一个部门、每一小时,每个节点用多少人,能源怎么组织,机器怎么摆,反复梳理,全部分解成小数据,然后就用几个办法“围攻”它,每次只围攻一个具体问题,解决完主要矛盾解决次要矛盾,一个一个解决,不用抢工,就把难题吃掉了。

比如架起一台50米高的吊车,施工单位说要15到20天,刘衍顺提出7天行不行,按7天目标,需要哪些要素,白天干10个小时,晚上为什么不能干?怎么利用好东方希望总部的支持?问题一个一个解决,最后6天完工。

在我看来,东方希望是一家有方法论的公司,生产现场的大小问题都是怎么解决的,有存档,没有解决的难题,解决到哪一步,哪些条件还不具备,也都有案可查。

刘永行说:


“再难的事,把它看成小事,做小事时,你把它看成天大的事,认真去解决。将要发生的事都看成小事,上手做的时候都看成大事。遇到困难时看淡一点,大题小做,解决困难时小题大做。战略上藐视敌人,战术上重视敌人。”



麻婆豆腐的故事

麻婆豆腐的故事麻婆豆腐的故事麻婆豆腐的故事麻婆豆腐的故事

麻婆豆腐的故事

之所以研究东方希望这个案例,我是想和大家分享,外部环境不好,不意味着你不能好。重化工行业好吗?但在刘永行身上看不到一丝“苦逼”、“坚守”的影子。“我不苦啊,我乐在其中啊,我还要大做啊”。

多年前刘永行就说过一句话:中国应该在任何产业都具备全球最强的竞争力。当年讲这个话时,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优势比现在大,今天劳动力成本贵了一点,但在我看来,这不能成为收回这句话的借口。

比较优势分两种:一种是独到性优势,产品上,能不能做出别人做不出来的东西?战略上,你能不能站得更高,有自己独特的思维、观念、做法,“顺势而不随流”?

一种是成本优势,丰田生产方式的创造者大野耐一说,生产流程中90%都是浪费,消除一切形式的浪费,效率不就提高十倍吗。很多老总可以扪心自问:部门设置、人员任命、流程设置、开会、吃饭……公司里有多少费动作?如果砍掉,能变成多少利润?用经济学家周其仁老师的话讲:“如果你不能做更贵的生意,又不能节约成本,那怎么会有路可以走呢?”

刘永行和东方希望那把成功的钥匙,就是上面两种比较优势都做得好,既“善阵”,又“善战”。做符合规律的事情,同时把效率提高,把浪费剔除,结果就自然出来。


读稻盛和夫《活法》时,我被这样一段话吸引,福泽谕吉演讲中提到成为“实业界之俊杰”的四个必备条件:

“思想深远如哲学家,

心术高尚正直比元禄武士,

加上小俗吏的才干,

再添上土百姓的身体。”


我把这几句话念给刘永行听。

刘永行是个什么样的人?多年前,东方希望在成都南部新区做过集团历史上唯一一个商业地产项目,7、8个亿进去,赚了10几个亿出来,市场反响也好,刘永行却觉得房地产没什么挑战性:“不像重化工,成千上万的细节、指标,弄不好就要命的,停不下来,所以我们要全心全意地投入重化工。”

回到2016年12月15日中午,晋中基地食堂,一盘麻婆豆腐端上桌。刘永行问:“怎么用这么多油?”

原来,他跟东方希望三门峡铝业的师傅学过这道菜,看出当天做的不正宗:“麻婆豆腐不需要这么多油,应该用打油汤,而且不需要炒。”

几位干部说,好,派晋中师傅到三门峡学艺去。

“不,你们不知道那是哪位师傅,那位师傅如果走了你们也不知道”,刘永行说:“但我可以教你,我已经掌握了,我向三门峡和呼伦贝尔的两位师傅都学过这道菜,而且我买了川菜菜谱查证,网上搜也是这样做的:选材是偏嫩一点的中豆腐,切小块后用不能开的水煮20分钟,让豆腐半悬半浮,煮好的汤,膏水是黄的,有腥味,有不易消化的糖类,不能要……”

我问刘永行:“您为什么要学做麻婆豆腐呢?”

“哎,让生活有趣一点,不要那么呆板嘛。”他哈哈大笑:为什么人家做得那么好,有些餐馆就很难吃?这中间有奥妙的,我想把根本原因搞清楚,麻婆豆腐都学得会,还有什么东西学不会呢?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2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